你永远不会属于我

嗨呀之前的一个脑洞

伪骨科


裴泽20岁被母亲带入谭家,迎接他们的是谭世明和他的长子谭宗明。

那天他没睡醒,强撑起来的笑容只够给谭世明一个人看,谭宗明领他去房间时又恢复了病恹恹的样子,哈欠连天走路拖拉,他看出谭宗明脸上的不屑,便使劲挤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讨好他。那个男人不吃这套,领到房间门口简单介绍后离开了,留他一人倒在地毯上昏睡过去。

谭宗明长他十岁且已进入谭家企业的核心领导层,母亲明里暗里提醒他别再混日子,做些什么去讨谭世明欢心,这样等老头子死了,家产不至于全部落到谭宗明手里。他可不要争什么家产,只想大哥足够仁慈,每月给点钱够他吃喝玩乐。

传统节日他不再被允许逃家,有时是管家,有时是谭宗明亲自抓他。跑车里出现一辆劳斯莱斯也够突兀。谭宗明不会下车,摁下半扇车窗喊他名字。他有时乖乖上车,有时驱车逃跑,直到被谭宗明追上。第一次、第二次谭宗明不说什么,第三次他把裴泽从车上揪下来扇了一耳光。

“别在岐川丢谭家的脸。”

那年暑假过后,他退学去了美国,从此谭家当他不曾存在。

回国的契机是五年后母亲的意外身亡,葬礼上老头憔悴不少,拄着拐杖不言语,直到棺材下葬盖上厚土,才颤颤巍巍由谭宗明扶着离开。

自由带来的狂喜之后是对日后生活的恐惧,缺少母亲的资金支持他不知道能够向谁求助,信用卡里已经所剩无几。他看向谭世明,老头显然已经打算放权,而谭宗明……

他笑起来,总有办法的。

2017-11-30 热度(9) 评论(3)
评论(3)
热度(9)

© 林西北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