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不会属于我

聂万峰第二次光临程皓医院时直接帮他绑走了,没人敢报警,荷枪实弹的保镖一人一个看着,走时还对他们说了句打扰了,网络上的消息不过存活三秒,聂总通天本领这些人哪知晓。

通体碳黑的加长迈巴赫无人不驻足赞叹,可惜程皓看不到,他被蒙了眼睛扔到车里,不给座,跪着。聂万峰掐着他下巴说我耐心告尽,钻石在哪,程皓笑得傻憨说我不知道,转手都是张铭阳在做,我只管偷。聂总一抬下巴,门外站着的一列黑保镖出来一人又回到医院把张铭阳揪了出来,张铭阳又推给罗玥,说罗玥负责送货,罗玥不在医院,聂总没法揪出来,三人等了三分钟,保镖说找到罗玥了,聂万峰说剁了张铭阳两只手喂狗罗玥随你们处置,至于这人,我得带回去。

两人都以为他说笑,还挑衅说您随意,直到程皓听到张铭阳的惨叫闻到隐隐的血腥味他才知道聂总跟其他人不一样,说剁手就剁手,他急了,直了身子往前喊聂总,聂万峰往他脖子上扎针说记着。

程皓是给疼醒的,屁眼疼,跟他妈割了痔疮似的,他就这么一形容,他可没去过肛肠科。聂万峰就穿了一条松松垮垮棉麻长裤,拿了杯水递给他说疼吗,程皓说你他……疼疼疼,疼死了。聂万峰这会倒恰似你的温柔起来,仔细给他灌了水,抹掉漏出来的,说我这人挺好相处,就信奉一条“万事有代价”,你偷了我的钻石总得赔给我什么是不是,程皓连声说是是是,聂总您要什么,聂万峰说你看这会您您您的了,何必呢,你要是早点这样张铭阳和罗玥也不用遭那些罪了是不是。

程皓欲哭无泪,说是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给您当牛做马,聂万峰笑,拒绝了他,说异种人你可听过,程皓支棱耳朵捕捉到异种人,听说过,这个世界不只有人类一个物种,可是不管我哪个职业异种人都不是我的客户啊,聂万峰嘘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他脱了裤子爬到程皓背后,说最近正值发情期,程医生……多担待?

2018-01-14 热度(4)
评论
热度(4)

© 林西北_
Powered by LOFTER